陕西省股东纠纷裁判大数据报告案件热点新闻-今日关注

陕西省股东纠纷裁判大数据报告案件

今日来源:法妞研习社      关注日期:2020-05-23 10:58

原标题:陕西省股东纠纷裁判大数据报告

背景介绍

为进一步了解陕西省“与公司有关纠纷案件”(本报告称“股东纠纷案件”)中常见问题纠纷种类,加强对常见问题审判要点及裁判规则的理解和运用,为本区域律师、相关法务人员及企业家提供借鉴和帮助,以上律师及律师助理以中国裁判文书网为基础,共整理陕西省2016年—2018年6月30日“与公司有关纠纷案件”裁判文书1437件,扣除重复裁判文书55件,剩余1382件。本报告对报告期间内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1382件裁判文书进行了汇总、分析。因不排除有些涉诉案件裁判文书生效但法院未及时在互联网公开的情况,所以本报告对数据分析的结果仅具有相对的准确性和借鉴价值。

目录

第一章 陕西省股东纠纷案件整体状况

一、陕西省股东纠纷案件裁判公开状况

二、陕西省股东纠纷案件审判程序分布

三、陕西省股东纠纷案件裁判结果分布

四、陕西省股东纠纷案件地域分布状况

五、陕西省股东纠纷案件案由分布状况

第二章 陕西省股东纠纷案件裁判具体类型状况

一、 股东进入类纠纷

二、 股东争斗类纠纷

三、 股东退出类纠纷

第三章 股东进入类纠纷之裁判要点及裁判规则

第四章 股东争斗类纠纷之裁判要点及裁判规则

第五章 股东退出类之裁判要点及裁判规则

正 文

第一章陕西省股东纠纷裁判案件整体状况(2016-2018.6.30)

一、陕西省股东纠纷裁判案件公开状况

本报告检索之1382件有效裁判案件,具体为2016年度537件,2017年度699件,2018年半年度146件,具体年度所占比例如图:

展开全文

(2016-2018.6.30年度陕西省股东纠纷裁判案件数量及占比)

上图可知,2016年—2017年度,陕西省股东纠纷案件呈上升趋势;虽截至2018年6月30日,陕西省股东纠纷案件仅146件,占比仅为10.56%,但随着近两年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社会浪潮及经济持续发展的原则,可以预测陕西省股东纠纷案件在未来几年内将会呈现逐年上升趋势。

二、陕西省股东纠纷案件审判程序分布

本报告检索之1382件有效裁判案件,审判程序分布图:

(2016-2018.6.30年度陕西省股东纠纷裁判案件审判程序分布)

三、陕西省股东纠纷案件裁判结果分布

(一)陕西省股东纠纷案件二审裁判结果分布

(2016-2018.6.30年度陕西省股东纠纷案件二审裁判结果分布)

(二)陕西省股东纠纷案件再审审裁判结果分布

(2016-2018.6.30年度陕西省股东纠纷案件再审裁判结果分布)

四、陕西省股东纠纷案件地域分布状况

根据对本报告检索之1382件有效裁判案例分析,西安市股东纠纷案件占陕西省十大城市有关股东纠纷案件之首,比例高达55.97%;咸阳市股东纠纷案件虽排名第二位,但比重仅为 9.53%。具体如下图所示:

(陕西省十大城市股东纠纷案件裁判数量分布)

如上图所示,陕西省股东纠纷案件地区分布呈现出西安市一家独大的局面,这与陕西省商业经济发展程度直接相关联。随着2018年1月发展改革委住房城乡建设部《关中平原城市发展规划》明确提出“建设西安国家中心城市”,对于陕西省而言,股东纠纷案件在未来很长的时间内依然会高度集中在西安市。

五、陕西省股东纠纷案件裁判案由数量分布状况

按法定案由划分,与公司有关纠纷案件案由分布状况如下述图表所示:

(2016-2018.6.30陕西省股东纠纷案件裁判案由数量分布)

上图可知,陕西省2016年至2018年(截止到2018年6月30日)与公司纠纷有关案件中股权转让纠纷高居榜首,共检索案件618件,占总检索案件44.72%;居第二位的是股东资格确认纠纷,共检索案件173件,占总检索案件12.52%。此两类案件占全部检索案件比例高达57.24%。可见,股权转让和股东资格确认引发的纠纷是与公司纠纷有关案件裁判的高发区。

而新增资本认购、公司合并、分立、减资四类纠纷检索数量为0;公司关联交易检索数量为1;发起人责任纠纷检索数量为3;公司设立纠纷检索数量为7件。由于此7类案件检索数量太少,且不具有典型性和参考性,故本报告将该7类案件进行忽略不计。

剩余17类案件中,除股东损害公司债权人案件为股东与公司之外第三人间外部纠纷,剩余16类案件均为股东与股东之间、股东与公司之间内部纠纷,故本报告与公司纠纷有关案件,又称股东纠纷案件。由于股东损害债权人利益检索案件数量15件,占比仅1.09%,且为股东与公司外第三人外部纠纷,故本报告亦将其忽略不计。

第二章陕西省股东纠纷裁判案件的具体类型状况

根据股东进入公司、争夺股东权利、退出公司的顺序,本报告将16类案件划分为三大类股东纠纷,具体为:

股东进入类,具体案由包括:股东资格确认纠纷、股东名册记载纠纷、请求变更公司登记纠纷、股东出资纠纷。

股东纠纷类,具体案由为:知情权纠纷、公司盈余分配纠纷、公司决议纠纷、公司证照返还纠纷、损害股东利益责任纠纷、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

股东退出类,具体案由为:请求公司回购股份纠纷、股权转让纠纷、公司解散纠纷、申请公司清算纠纷、清算责任纠纷。

三大类股东纠纷纠纷分布状况如下述图表所示:

(陕西省三大类股东纠纷纠纷分布状况)

一、股东进入类纠纷

股东进入,顾名思义,即取得股东身份,进而享有各项股东权利。股东进入主要解决股东身份“生”的根本问题。与其相对应为股权退出类,该类纠纷主要解决股东身份“死”的根本问题,该两类纠纷是股东权益的关键所在,纠纷的概率高也很正常。

股东进入类,主要包括:股东资格确认纠纷、股东名册记载纠纷、请求变更公司登记纠纷、股东出资纠纷四类案由。基于对裁判案件汇总分析,该四类案由分布状况如下述图表:

(陕西省股东进入类纠纷案由数量分布)

由上图可看出,在股东进入类纠纷中,股东资格确认纠纷和股东出资纠纷两案由占比高达88.19%。

股东资格确认,解决的是某人是不是股东,有无资格参与股东纠纷,故其是股东纠纷的前提。现实生活中,纷繁复杂的社会经济现象使得股东身份变得丰富多彩,股东身份的“多样性”、“不确定性”进而引发了一些股东权利受侵害的后果,此时股东为了维护自身的合法权益,首要问题便是在法律上确认其股东资格。

股东出资纠纷,主要集中表现为股东出资不到位、出资瑕疵、抽逃出资等,随着注册资本实缴制变为认缴制,可以预测此类纠纷案件在未来几年内会不断增加。

股东名册记载,公司应置备股东名册,用于记载股东信息和股权信息;股东是否被记载于股东名册之上,直接关乎到股东能否行使自己的法定权利。司法实践中,股东名册记载纠纷虽存在,但量不大。

公司工商登记,工商登记具有对外“公示”效力,是股东资格确认的关键。股东人数及股权比例发生变动之时,股权转让或股权代持还原等各类情况出现之时,进行工商登记是法定要求,但也会出现因各种原因公司或股东不配合完成工商变更登记,从而引发该类纠纷。

二、股东争斗类纠纷

股东争斗类纠纷,主要包含知情权纠纷、公司盈余分配纠纷、公司决议纠纷、公司证照返还纠纷、损害股东利益责任纠纷、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六类案由,六类案由具体分布状况如下图:

(陕西省股东争斗类纠纷案由数量分布)

股东争斗类纠纷中,知情权纠纷占比最高。一方面是因为知情权是股东了解公司经营状况、监督公司经营管理、防止大股东滥用权利的重要手段甚至是唯一手段;另一方面,在股东权利受到侵害后,被侵权股东需要掌握公司的经营情况及相关资料,方可实现司法维权。知情权的行使往往作为一种手段,其真实目的是通过知情权进而对大股东的追责,故知情权对于保护中小股东利益至关重要。

股东争斗类纠纷中,公司决议纠纷占比仅次于知情权纠纷。公司决议,包括股东(大)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体现的是公司的合意,表现为对公司或者股东相关权利的一种处分,此处分可能会对股东的权利造成一定影响,进而引发该类纠纷。该类纠纷较易发生在股东矛盾爆发初期,当股东间利益冲突、人合性丧失,股东之间信任基础已经动摇,股东矛盾无法通过自力救济,小股东针对大股东侵害的事实,通常会提起一系列诉讼,公司决议纠纷通常是防御性诉讼。

损害公司利益纠纷,是指公司股东滥用股东权利或者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违反法定义务,损害公司利益而引起的纠纷。股东在提起该类诉讼时须“用尽内部救济”的前置程序,即在公司遭受不正当行为损害时,股东必须先征询公司是否对该行为提起诉讼,不可直接代表公司提起诉讼。

损害股东利益责任纠纷,是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违反法定义务或公司章程约定,损害股东利益,进而与股东发生的纠纷。《公司法》规定了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忠实义务和勤勉义务,并赋予了股东直接诉讼的权利,股东直接诉讼是股东自行保护权益的重要手段,也是股东控制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行为的有效途径。该类纠纷和损害公司利益纠纷在实践中会不断增多。

公司盈余分配,直接决定着股东投资目的是否实现,比较典型的就是大股东控制公司且长期不分红的案件。

证照返还纠纷也是实务中常见问题。

三、股东退出类纠纷

股东退出类纠纷,主要包括请求公司回购股份、股东转让纠纷、公司解散、申请公司清算纠纷、清算责任五类案由。其分布状况如下图:

(陕西省股东退出类纠纷案由数量分布)

上图可知,股权转让纠纷在股东退出类纠纷案件中比重最高,数量最多,主要是因为股权转让是股东退出公司最简单、最便捷的方法。一般情况下,除股东对外转让股权需提前通知公司其他股东,保证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外,没有其他条件限制,相对于公司解散、请求公司回购股份更加便于股东退出,故其成为股东退出公司最常见方式。

公司解散纠纷在股东退出类纠纷中虽位列第二,但其比重仅占11.85%。公司解散又称公司僵局,是公司在存续过程中,股东之间、董事之间或股东与董事之间矛盾激化而处于僵持状况,导致股东会、董事会等公司机关不能按照法定程序作出决策,从而使公司陷入无法正常运转甚至瘫痪的状态。公司解散是股东穷尽其他救济途径仍不能解决股东之间矛盾时,最后的救命稻草,且《公司法》对于公司解散规定了严格的条件,故较之股权转让纠纷其数量要少的多,但随着经济的发展,公司解散纠纷也逐年呈上升趋势。

纵观股东纠纷裁判案件,从股东进入到股东争夺到最后股东退出,无疑均是利益之争,但背后引发的根由值得我们思考。

从裁判案件整体反映,股东之间多是初期进入规则不明确,甚至没有规则,为以后股东争夺埋下隐患;股东合作过程中及公司运营过程中,公司治理混乱,权责不明,出现问题不能及时理顺或消除;股东退出时的退出机制不健全等,综合因素导致股东纠纷最终爆发。

第三章 股东进入类纠纷之裁判要点及规则

本报告前文所述,股东进入类纠纷包括股东资格确认纠纷、股东出资纠纷、请求变更公司登记纠纷、股东名册记载纠纷四类案由,具体案由分布如下图:

(股东进入类纠纷案由分布)

通过该图表可以看到,股东资格确认纠纷在股东进入类纠纷中比重高达63.84%,故本报告本章针对股东资格确认纠纷进行重点讨论、分析。

一、股东资格确认纠纷裁判要点及规则

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是股东与股东之间、股东与公司之间就某一民事主体是否具备股东资格、或持有股权数额、比例产生争议而提起的诉讼。只有具有股东资格,才意味着该民事主体可以享有各项股东权利并承担各项股东义务,所以本报告将股东资格确认纠纷归入股东进入类纠纷。

(一) 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之产生类型

根据本报告对检索之案例进行的梳理,陕西省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产生原因主要包括以下七种类型:

1、政策性原因导致的股东资格确认:股份合作制企业改制、集体经济股份制改造、农村信用社改革、矿产资源整合过程中产生的股东资格纠纷;

2、股权转让或增资过程产生的股东资格确认;

3、股权代持产生的股东资格确认;

4、因继承导致的股东资格确认;

5、家族企业分家过程中产生的股东资格确认;

6、不履行出资义务要求确认不具有股东资格;

7、身份被冒用。

上述七种股东资格确认纠纷类型分布图:

(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产生类型分布图)

(二) 陕西省股东资格确认纠纷裁判要点

1、股东资格的来源:原始取得与继受取得两种。

原始取得包括:(1)设立公司从而取得公司股权;(2)对公司增资进而取得公司股权。

继受取得包括:通过股权受让、继承、赠与等方式获得股权。

2、股东资格确认要件:形式要件和实质要件。

形式要件为:被记载于公司章程、股东名册、公司向其签发了《出资证明书》、进行了工商登记。

实质要件为:(1)有取得股权的意思表示;(2)履行了相应法定程序或支付了相应对价;(3)是否以股东名义参与对公司管理或行使其他股东权利,包括享受公司盈余分配。

3、股东资格的认定

(1)在涉及公司与股东或股东之间的股东资格认定时,应注重股权取得的实质要件;

(2)如果涉及到股东与公司之外第三人之间外部关系的,应贯彻外观主义原则,保护外部善意第三人因合理信赖公司章程的约定、公司登记机关的登记、公司股东名册的记载而作出的行为效力。

(3)国企改制、股份合作制企业改制、集体经济股份制改造等存在政策性文件和要求的,需满足相应政策要求。、

(三) 股东资格确认纠纷裁判规则

1、虽未办理工商登记,但具有入股(或受让股权)意思表示,并支付了对价,取得了股权证明的,具有股东资格。参考案例:白河县盛达百货有限公司与金立清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陕民申1081号民事裁定书。

2、工商登记之股东并非必然具有股东资格。参考案例:谭家芝与王珑、王琨、陕西王者风范贸易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陕01民终7936号民 事 判 决 书

3、增资必须经股东会形成有效决议、投资人进行认缴出资、修改公司章程等程序,否则即使投资人将增资款打入公司账户,并实际从公司取得了分红或以董事长或总经理名义对公司进行了管理,投资人也不会获得股东资格。参考案例:胡卫荣、张振堂、XX与向玉明、西安柯达建材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陕01民终3041号民 事 判 决 书

4、实际出资人以其实际履行了出资义务为由向名义股东主张权利的,应当提供证据证明实际出资人与名义出资人之间存在由实际出资人出资并享有投资权益,以名义出资人为名义股东的事实。仅提供银行转账凭证,不足以证明实际出资人与名义出资人的关系。参考案例:林学凤与林学旺、张凤英、陕西建惠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陕01民终7856号民 事 判 决 书

5、是否履行出资义务与股东资格的取得之间并非直接对等关系。因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要求确认股东不具备股东资格的,法院不予支持。参考案例:西安天正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与北京星中龙投资有限公司、北京中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陕01民终392号民事裁定书

6、公司章程没有对股权继承问题作出特殊规定的情况下,继承人可依法继承被继承人股东资格。参考案例:西安市五星商贸有限公司与被梁爱香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陕01民终466号民事判决书

7、家族企业用累积财产投资设立新企业,登记在家族一人名下。虽《分家协议》约定了家族成员各自在该新企业的股权分配比例,家族其他成员也并非当然取得公司股东资格。参考案例:黄清辉与西乡县申汇水电开发有限公司、第三人黄金润、黄章平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陕民终212号民事判 决书

8、登记的公司股东系被他人冒用或盗用身份进行公司登记,应确认其非公司股东。参考案例:吴清因与陕西春秋工程造价事务所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陕01民终7607号民事判决书

9、集体经济体制改革方案经政府相关部门批复后,具有法律效力,改革方案确定了股权量化基准日,户籍迁入时间在股权量化基准日之后,不具有股东或通过公司股东行使的相关权益。参考案例:翁白茹因与西安市新城区丹凤门社区、西安市新城区丹凤门社区自强二组、西安自强物业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陕民申386号民 事 裁 定 书

二、股东出资裁判规则

股东出资类纠纷在股东进入类纠纷中虽排名第二,但其比重仅为24.35%,较位列第一的股东资格确认之63.84%,差距悬殊,故本章对股东出资纠纷进行简单讨论。

1、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即转让股权的股东,其出资义务不因股权转让而消灭。参考案例:谢晖与西安庆南贸易有限公司股东出资纠纷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陕民申591号民事裁定书

2、受让人明知原始股东未足额出资而受让股权,公司可请求原股东履行出资义务、受让人对此承担连带责任。参考案例:马千里与陕西思润教育投资咨询有限公司、郭蒲丽股东出资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陕01民终7393号民 事 判 决 书

3、瑕疵出资股东或未出资股东应当向公司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参考案例:余荣权与安康市江林粮油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出资纠纷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陕民申1576号民 事 裁 定 书

4、股东对公司的出资,无权要求返还。参考案例:刘秋菊与马涛股东出资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陕01民终10530号民 事 裁 定 书

5、股东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无需对公司债务承担补充赔偿责任。参考案例:陕西省电力建设投资开发有限公司、陕西省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与厦门市卓富商贸有限公司股东出资纠纷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陕民终254号民 事 判 决 书

6、股东未按约定缴纳出资的,除应当向公司足额缴纳外,还应当向已按期足额缴纳出资的股东承担违约责任。参考案例:昆明电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马小娟、昆明电缆集团陕西制造有限公司股东出资纠纷案,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陕01民终9659号民 事 判 决 书

第四章 股东争斗类纠纷之裁判要点及规则

股东争斗类,具体案由为:知情权纠纷、公司盈余分配纠纷、公司决议纠纷、公司证照返还纠纷、损害股东利益责任纠纷、损害公司利益责任纠纷。案由分布如图:

(陕西省股东纠纷类纠纷案由数量分布)

上图可知:在股东争斗类纠纷中,知情权比重为29.79%,公司决议比重为27.36%,该两类纠纷占据了股东争斗类纠纷57.15%。故本章针对知情权、公司决议进行分析。

一、知情权纠纷裁判要点及规则

知情权的行使往往作为一种手段,其真实目的是通过知情权进而对大股东的追责,因此,知情权对于保护中小股东利益至关重要。

(一)知情权纠纷裁判要点

1、行使知情权应具备股东资格。

2、行使股东知情权有前置条件:

(1)向公司提出书面请求,说明目的。

(2)公司在收到股东书面请求之日起十五日内拒绝股东行使知情权或十五日内未作出任何回复。

只有股东履行了知情权申请,且公司拒绝查阅,股东知情权诉讼请求才会得到法院支持。

3、股东具有不正当目的,公司可拒绝股东查阅会计账簿。

4、法定不正当目的:

(1)股东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公司主营业务有实质性竞争关系业务的,但公司章程另有规定或者全体股东另有约定的除外;

(2)股东为了向他人通报有关信息查阅公司会计账簿,可能损害公司合法利益的;

(3)股东在向公司提出查阅请求之日前的三年内,曾通过查阅公司会计账簿,向他人通报有关信息损害公司合法利益的;

(二)知情权纠纷裁判规则

1、工商登记之股东享有知情权。即使该股东出资存在瑕疵或与他人存在股权代持关系。参考案例:陕西方大视野电子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与王竹妮股东知情权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陕01民终1301号民 事 判 决 书;陕西家易择配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与贺菊峡股东知情权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陕01民终3239号民 事 判 决 书。

2、退股股东已丧失股东身份,其对公司行使知情权的权利也随之丧失。参考案例:西安赢味传食餐饮管理有限公司与樊少华、齐晏霞、樊丁股东知情权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陕01民终860号民事裁定书

该案例裁判时间为2016,早于2017年9月1日起施行的《公司法司法解释(四)》,该解释规定了退股股东在特定情形下可以主张知情权,故可以预判陕西省各法院以后会根据该司法解释,认定退股股东在特定情况下享有知情权。

3、书面申请,并非股东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前置程序,对股东提交书面申请的证明标准也不宜要求过高。参考案例:骆晶与陕西慧联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及陈大生、于洁股东知情权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陕01民终158号民事判决书。

4、股东知情权,没有行使次数限制,只要具有股东资格就一直享有该权利,不因股东已行使过而消失。参考案例:陕西智博翰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与吴燕股东知情权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陕01民终2116号民 事 判 决 书。

5、公司章程对股东资格继承没有特别约定的,继承人取得股东资格并享有股东知情权。公司是否签发出资证明、是否记载于股东名册并进行工商变更登记,均不影响继承人股东资格的取得。参考案例:陕西广通实业有限公司与被曹晓明、张某股东知情权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陕01民终7125号民 事 判 决 书

6、股东发布虚假信息、强行撬开公司门锁意图取走公司印章、撕毁公司张贴的财务报告;基于职务身份知晓公司财务状况;股东存在职务侵占、侵犯商业秘密,均不构成“具有不正当目的”。参考案例:西安市五星商贸有限公司与赵玉红股东知情权纠纷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陕民申286号民 事 裁 定 书;陕西邦达天原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与张娜股东知情权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陕01民终7261号民 事 判 决 书。

7、股东自营(包括股东自己和近亲属)与公司主营业务有重合,且股东自营公司经营地点与公司经营地点均为同一省内,可认定“具有不正当目的”。参考案例:王平良与陕西金平石化建设有限公司股东知情权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陕01民终11671号民 事 判 决 书。

8、股东可以查阅会计账簿(包括总账、明细账、日记账簿和其他辅助性账簿)、会计凭证(原始凭证和记账凭证)。参考案例:陕西五菱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与黄忠善股东知情权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陕01民终6861号民事判决书

二、公司决议纠纷裁判纠纷要点及规则

公司决议纠纷案由细分为: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公司决议撤销纠纷、公司决议不成立纠纷。本报告检索之陕西省裁判文书并未发现有公司决议不成立纠纷。

(一)公司决议纠纷裁判要点

1、决议内容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无效。

2、确认无效之诉或不成立之诉原告为公司股东、董事、监事等。

3、会议召集程序、表决方式违法或违反公司章程,或决议内容违反公司章程,应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法院撤销。

4、提起决议撤销纠纷之诉的原告,应当在起诉时具有公司股东资格。

5、公司决议纠纷应当列公司为被告。

(二)公司决议纠纷裁判规则

1、提起公司决议撤销纠纷之诉的原告应为公司股东,公司作为原告提起诉讼,主体不适格。参考案例:陕西延通煤炭运销有限责任公司与被侯光平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陕01民终6807号民 事 裁 定 书

2、公司以股东为被告,请求确认公司股东会决议有效,主体也不适格。参考案例:陕西恒阳房地产发展有限公司与孟强股东会决议效力确认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陕01民终8207号民 事 裁 定 书

3、诉讼过程中,公司办理完成公司注销手续的,因被告主体资格不存在,故原告诉讼请求基础也难以成立。参考案例:黎敏与刘大四、陕西柏哲物业有限公司、常春林、乐峰公司决议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陕01民终595号民 事 裁 定 书

4、实际投资人虚构股东会、董事会及会议决议,股东会决议以及根据股东会决议作出的公司章程修正案无效。参考案例:陕西荣晟房地产有限公司与陈宝斌、孙孟公司决议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陕01民终2314号民 事 判 决 书。

5、公司未向股东履行通知义务即召集股东会并形成决议,决议上该股东签名非本人所签,决议无效。参考案例:陕西建惠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薛云珠妹公司决议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陕01民终317号民事判决书

6、召集股东会主体违反法律规定因此作出的决议应予撤销。参考案例:西安蓝海洋实业有限责任公司与西安西北水电勘测设计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西安聚能特种工程有限公司、杨晓良公司决议撤销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陕01民终967号民事判 决书

7、会议召集程序或者表决方式仅有轻微瑕疵,且对决议未产生实质影响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参考案例:张峰与西安盛恒特种坩埚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撤销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陕01民终2412号民事判决书

8、股东应自决议作出之日起六十日内请求法院撤销该决议,超过该期限,法院不予支持。参考案例:王新民与西安千城置业有限责任公司、第三人王春正、桑兴堂公司决议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陕01民终75号民 事 判 决 书

第五章 股东退出类纠纷之裁判要点及规则

股东退出类,包括有请求公司回购股份、股权转让纠纷、公司解散纠纷、申请公司清算纠纷、清算责任纠纷,案由分布状况如下图所示:

(陕西省股东退出类案由数量分布)

股东退出类纠纷在整个陕西股东纠纷纠纷中比重高达54.34%,主要原因很简单,任何类型争议或纠纷最易发生阶段就是“离婚”阶段,股东纠纷也不例外。本报告本章重点对比重高达82.29%的股权转让纠纷进行分析、探讨。

一、股权转让纠纷裁判要点及裁判规则

(一)股权转让纠纷之诉请类型

1、要求支付股权转让款及利息(或违约金);

2、要求确认合同效力(确认合同不存在、有效、无效、可撤销);

3、要求确认解除合同并返还股权转让款;

4、要求继续履行合同;

5、要求确认合同性质。

股权转让纠纷争议诉请类型分布图:

(股权转让纠纷争议诉请类型分布图)

上图可知:股权转让纠纷案件中要求支付股权转让款及利息(或违约金)的案件较多,比重高达50.68%,其次为合同效力确认类案件,比重为31.51%。

(二)股权转让纠纷裁判要点

1、股东资格是股权转让纠纷案件审查的基本问题。

2、股权转让合同的性质和效力,应坚持外观主义。

外观表示与真实意思不一致,依据外观主义,交易行为完成后,出于对交易安全保护的目的,原则上不得撤销。

3、处理股权转让纠纷,首先要处理外部关系,然后再处理内部关系。

4、出让方出资存在瑕疵,不影响合同效力。

(三)股权转让纠纷裁判规则

1、股权转让纠纷的基础问题为原告是否具有股东资格,要求原告另行提起股东资格确认之诉的属程序不当。参考案例:杨玉超与常钦志股权转让纠纷案,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陕02民终399号民 事 判 决 书

2、股权受让方不是公司设立时的发起人股东,其受让股权后,应当向股权出让方支付价款,股权受让方以转让方未向公司实际出资为由,拒付股权转让款的,不予支持。

3、公司内部股东之间转让股权,一方愿以高额价款支付另一方存在瑕疵的股权有悖常理,应认定双方所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仅是为了满足工商变更登记的需要,并没有发生真实的股权转让交易行为。因此要求支付股权转让款依法不能成立。参考案例:马洁与游绍民、西安沃斯特机械设备制造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陕01民初1210号民事判决书。

4、公司股东转让股权可独立行使,并非必须要征得其配偶的同意。若未侵害其他股东优先购买权且协议内容不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股东与第三人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有效。参考案例:张波、张懿馨与夏利萍股权转让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陕01民终361号民事判决书

5、家族企业中,公司的经营管理有某一人全面负责,其代表家族成员股东对外签订股权转让或增资协议并实际履行,其他家族成员股东以侵犯优先购买权确认合同无效的,不予支持。参考案例:马朝文、马卫军、马卫华、马晓彦与付青安、郭培植、毛建英、陕西豪王养生酒业有限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陕民申595号之一民事裁定书

6、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股权时,应当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若股东会决议上过半数股东的印章系伪造,应认定未经其他股东过半数同意,因此股权转让的行为不存在。参考案例:陕西铜川秦原水泥有限责任公司、杨皓与刘惠民股权转让纠纷案,陕西省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陕02民终403号民事判决书。

7、没有证据证明双方当事人签订《股份转让协议》时存在重大误解、内容显失公平、欺诈、胁迫、乘人之危情形的,《股份转让协议》不具有法定的撤销事由,要求撤销《股份转让协议》不予支持。参考案例:黄鹏军与韩家乐、麦克传感器股份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纠纷案,宝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陕03民终903号民 事 判 决 书

8、股权出让方依据合同约定向受让方发出“解除股权转让通知”,受让方签收且未提出异议,出让方要求确认双方股权转让协议解除的,应予支持。股权转让协议解除后,受让方应将受让股权返还给出让方。参考案例:董继康与兴平董应龙综合医院、第三人陕西继康实业(集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陕01民初307号民 事 判 决 书

9、《股东转让协议》对股权转让对价款没有作出约定的,不影响协议的成立与生效。参考案例:张成宜与李广城、李小喜,西安新思维重型汽车工贸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纠纷案,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陕01民终4571号民 事 判 决 书。

该案例与《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股权转让纠纷疑难问题分析及应对》“未约定股权转让价格的股权转让合同因欠缺必备条款而不具有可履行性,应认定该类合同没有成立”观点相冲突,与 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魏凤娇为与吴笑月、吴纪元、沈阳嘉濠商厦有限公司股份转让纠纷案【案号(2002)民二终字第2号民 事 判 决 书】“魏凤娇以《股份转让协议》未就主要条款达成合意、协议未成立为由,请求撤销原判,本院予以支持”观点不一致。

2010年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二庭针对陕西省审理公司纠纷案件的实际情况,对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及西安中院2007-2010年审理的股权转让纠纷案件进行了调研,制定了《股权转让纠纷疑难问题分析及应对》,该文件针对“公司章程限制股权转让条款效力”、“侵犯股东优先购买权效力问题”、“公司瑕疵决议被判决无效、撤销或不存在后对股权转让的影响问题”、“隐名出资情形下的股权转让问题”等各类股权转让疑难问题提出了处理方案,为审理股权转让纠纷案件提供了规范意见。故本报告本章股权转让纠纷案件未统计之疑难案件,详见《股权转让纠纷疑难问题分析及应对》。

一、公司解散纠纷裁判要点及裁判规则

(一) 公司解散纠纷裁判要点

1、原告资格:持有公司全部股东表决权百分之十以上的股东。

2、公司解散要件:“公司经营管理发生严重困难”,即“公司僵局”,包括股东会僵局和董事会僵局,主要从公司组织机构的运行状态进行分析,而非指公司亏损、资不抵债、公司被吊销营业执照等。

3、公司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

4、通过其他途径不能解决。

(二)公司解散裁判规则

1、虽非公司登记股东,但有生效判决已认定其股东资格并持有45%的股份,其提起公司解散之诉主体资格适格。参考案例:潘海城与宝鸡众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宝鸡亚克绒有限责任公司公司解散纠纷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8)陕民终81号民 事 裁 定 书

2、公司经营管理是否存在严重困难,应结合股东持股比例、股东人合性与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从公司组织机构的运行状态进行综合判断。股权结构在资本多数决原则下,公司仍可作出意思表示及有效股东会决议,公司权利机构运行并未失灵,应当认定公司经营管理并未发生严重困难。参考案例:潘铁与陕西融发矿山工程有限公司刘齐锋、刘登彪公司解散纠纷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陕民二终字第00046号民 事 判 决 书

3、即使公司经营良好,也会因公司股东间结构性的均衡股权架构而导致公司决策机制失灵,造成公司利益受损,进而导致全体股东利益受损。参考案例:西安坔鑫矿业有限责任公司、陈发旺与魏春梅公司解散纠纷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陕民终990号民 事 判 决 书

4、公司股东均分别设立了与公司经营范围相同或相近的公司,经营与公司相关的业务,股东间的人合性基础不复存在,公司的经营管理出现了严重的困难,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参考案例:陕西瑞通新科财务咨询有限公司与李雅楠、王学东诉及宋航杰公司解散纠纷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陕民终49号民 事 判 决 书

5、公司未设股东会,董事会失灵产生僵局,在正常状态无法举行,虽其短期内仍可营利,但董事会僵局不能解决,股东出资目的的实现存在重大障碍,继续存续会使股东利益受到重大损失。参考案例:陕西亿拓新能源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金沙江联合创业投资企业、雷伟、杜薇公司解散纠纷案,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陕民终271号民 事 判 决 书

6、公司已停业,且公司法定代表人、实际控股股东下落不明,公司亦被列为交易异常名录,公司已名存实亡,公司陷入僵局状态。参考案例:路爱琴与西安鼎立广告有限公司、董璐公司解散纠纷案,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陕01民初460号民事判决书

7、其他股东均同意通过其他救济途径解决公司股东之间的矛盾,不符合公司法规定的公司解散条件。参考案例:王平良与陕西金平石化建设有限公司公司解散纠纷案,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陕01民初1519号民 事 判 决 书

8、虽公司股东之间存在矛盾,但公司的股东会仍正常召开,公司业务正常开展,不符合解散公司条件。参考案例:蒋晏与西安森博精密制造有限公司、冉琳公司解散纠纷案,陕西省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2016)陕01民终1359号民事判决书

法律的生命不在于逻辑,而在于经验。本报告希望通过以上大量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和中院人民法院裁判案例,以便对股东纠纷进行更加准确地预判,协助客户更好地预防与处理股东纠纷,达到事前防范、事中控制、事后减损之效果。

文章来源:杜世芳律师著 陕西睿思律师事务所返回今日关注,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关注实时新闻

  • 今日关注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今日关注官方微信

    今日关注新浪微博
    文章投稿
    yxad@qq.com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今日关注》最新新闻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服务声明|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2 - 2020 今日关注 News.Yxa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167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