鲈鳗仁\2\挑水偶遇洞头热点新闻-今日关注

鲈鳗仁\2\挑水偶遇洞头

今日来源:叶海星      关注日期:2020-05-13 00:01

原标题:鲈鳗仁\2\挑水偶遇

在渔岙山沙滩,十几个漁民在清理修补渔网,内有两三个妇女。他们边干活,边打诨插科地闲聊着。一老汉,挑一担箩筐过来。他四方脸,胡子拉茬,穿一条背心,已湿透了。身后跟着一男一女,约十一二岁的小孩。老汉见众人在劳作,歇下担子,用脖子上的一条布巾擦着脸,笑道:“各位老大,我给你们表演一出布袋戏吧?反正,你们闲也是闲着;耳朵听,不影响手头活。”言罢,双手一揖,说:“今天来你们洞头山宝地,请各位多多关照!”

几个渔民,听他讲得在理,人也和善。内有不曾看过布袋戏者,就说:“演一出看看。好看,给你几个铜板;不好看,就走人。”

“好嘞!”老汉说。他从一个箩筐里取出几根一米来长的竹竿子,往沙滩上一插,再拿出一个用布卷着的竹子,横在两根竹子中间的上方。伸手一拉,卷帘垂直了下来,布料上画着几位小生、花旦、老生的彩图。乍一看,一个简易小舞台,就这般搭成了。他从另外一个箩筐里,找出一面小锣鼓,交给男孩;把一个小铜锣递给女孩。他说:“请问各位船老大,你们要看哪一出戏?”

“你会演哪一出戏?”有一渔民说。

“我这里有《沉香救母》《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武松打虎》《唐伯虎点秋香》《梁山伯与祝英台》《孙膑智斗庞涓》《岳母刺字》……”他一口气念了一长串的戏名。

“看来你是个老江湖的,那就来一段武松打虎吧。”渔民说。

“好的。”他又从箩筐里取出用布料彩画的武松人偶像。在这当儿,两个小孩双手也没闲着,当当咣咣就敲打了起来。敲锣打鼓声,一下子吸引了附近的一些村民和孩童,纷纷围拢过来,看热闹。

鲈鳗仁一路走来,看看海面潮水还高,就在一棵高大茂密的木麻黄树下歇会儿。抬头可见树杈上有一鸟窝,几只小雌乌吱吱喳喳地叫着欢。他放下水桶,扁担两头一横,就有一个坐的地方了。从空桶里拿出书,翻开几页,看了起来。

这是一本冯梦龙的《警世通言》。书的封面都发黄了,内页褪色,皱巴巴的,页码小角都曲卷了。字里行间,有的地方用笔做了记号和注释。破损了几页,是有一次带小孩时不小心被撕掉的,还心疼了好几天。当他正读着《白娘子永镇雷锋塔》,被白娘子和许仙的故事所吸引而津津乐道时,耳边传来一阵锣鼓响,就急急收起书,挑着水桶过来了。

看前面围着一群人,就匆匆放下水桶,拔开人群挤了进去。他也是首次看布袋戏,觉得很稀奇。只见一汉子一手挥舞着一布偶武松,另一手握着一只老虎,边唱边舞,声情并茂地在演出。他以前听人谈起,布袋戏中的布偶,是用木头雕刻成一个中空的人头。木偶的身体与四肢用布料做出服装,穿在其身上,就变成布偶了。表演者,将手套入戏偶的衣服里操控布偶进行表演。

“这就是人常说的‘用布料做的布袋子’的布袋戏?” 鲈鳗仁心想,“就凭三个人,敲锣打鼓又说又唱,道具又是如此简陋。一方小舞台,却道尽了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

鲈鳗仁是一个戏迷。

洞头地处东南沿海孤立的海岛,没有城市里的什么剧院、戏场。只有每逢春节、佛诞或什么重大节庆,有些村镇才会从外地请来戏班子演出。他是逢戏必看,那怕步行十里八里,乐此不疲。比如双垄村妈祖庙,逢佛诞必演戏。他就会提早几天去庙里帮忙,吃住在那里,直到整个庙会结束,他才依依不舍地回家。他对京剧、越剧、黄梅戏,张口就来;对洞头本地唱词,根本不用打腹稿,出口成诗。一个人,一旦对某事感兴趣,就会想方设法接近它、理解它、而拥有它。如果对它索味黯然,请你也无济于事。

展开全文

他睁大眼睛,看得入迷,脖子都歪了。当锣鼓当当当戛然而止,戏人说吊晴大虫被武松几拳打死,他才晃过神来。

演出结束了,小孩端起一陶瓷碗,向众人讨点小费。刚才那些渔民,往碗里丢了几个铜板,叮叮当当的;有个女的还往碗里塞了一尾鱿鱼干。鲈鳗人摸摸裤袋子,仅有四五个铜钱,也通通扔到碗里去了。

众人散去,他还余兴未尽。蹲在戏人前,用温州俚语问道:“师傅伯,你是哪里人?”他听出唱戏的口音,是温岭地区一带的。师傅伯瞄了他一眼,看他一副邋遢的样子,丢了一句:“我是坎门的。”

“百闻不如一见!你演得戏,太精彩了!”他说着,竖起了拇指。“我还是第一次看。”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看来,你也很喜欢看戏。”师傅伯瞧着他,眼角流露出一丝笑意。

“对,我对任何事都没兴趣,就喜欢看戏,学戏!”鲈鳗仁说。他想,他们几个人,一天演个一两场,收入也不少。算下来,天天有这么收入,那比上山种田、下海捞鱼还有出息。我就是啥也不会,如果能学到这门手艺,那今后吃饭就有出路了。

“不瞒你说,我来洞头已经有十几天了,但是都没什么生意。今天还好一点,要不真的是连客栈都住不起了。”老汉一边收拾起东西,一边说。鲈鳗仁暗忖着,出门人也是不容易啊,赚点钱养家糊口。他说:“师傅伯,怎么称呼你,尊姓大名?”师傅伯说:“免贵姓林,单字名森。在坎门一带,只要你提起布袋戏老林,无人不知,谁人不晓。”

“哦,林师傅果然名不虚传!刚才看了你的演出,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鲈鳗仁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他想跟林师傅学习这门手艺,拜他为师,只是又不好开口。自己如果学会了,不是抢了人家的饭碗了吗?过了一会儿,他说,“这两个小孩是你什么人?敲锣打鼓也很利索。”

“是家里亲戚的儿女。”林师傅说着,收起了家当,辞别了渔民们,挑起担来就走。

鲈鳗仁跟在身后,抬头望着天色,说:“现在日头已晚,林师傅还要去哪里唱戏?”他还想再跟去看看,如果不远的话。林师傅说:“不去了,找个旅馆休息。不怕你笑话,来洞头这些天,可能是水土不服,吃了一些海鲜,前两天上吐下泻。哎呀,人真的是实在受不了。太累了,想早点回去休息!”鲈鳗仁听了,思索片刻,说:“你这样吧,我家在前面不远,不然将就住一宿。虽然简陋,但也可遮风挡雨。”

“不敢麻烦你,不用了,谢谢你!”这时,林师傅才拿正眼盯着鲈鳗仁,觉的其貌不扬的他有股好心田。笑道:“顾着说话,也不知你贵姓?”

“免贵姓,你就叫我鲈鳗仁好了。”

“鲈鳗仁先生,叫起来,还是有点拗口。”

“是是,你就叫我鲈鳗仁,先生担当不起。”说着,鲈鳗仁就带着几个人往家里走来。临近家宅,他发现前面一长溜的水桶搁在井边,猛然想起,自己是来挑水的,现在却双手空空回来。他自拍了一下脑门,讪笑着:“林师傅,你稍等一下,我把那个水桶挑回来。我这个人的毛病,就是拉三掉四。一高兴,什么事儿都给忘了。”说完,他赶紧跑了过去。不久,摇晃着一副空水桶回来了。返回今日关注,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关注实时新闻

  • 今日关注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今日关注官方微信

    今日关注新浪微博
    文章投稿
    yxad@qq.com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今日关注》最新新闻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服务声明|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2 - 2020 今日关注 News.Yxa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167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