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评价一下这些年我遇到过的中医医生们天津热点新闻-今日关注

客观评价一下这些年我遇到过的中医医生们天津

今日来源:互爱互助病友邦      关注日期:2019-12-03 07:25

原标题:客观评价一下这些年我遇到过的中医医生们

原创: 病友邦病友 互爱互助病友邦 2017-09-05

文章为原创,首发于公众号互爱互助病友邦,关注bingyoubang,了解更多中医界真实内幕

导言:本文是病友邦一位针对针灸颇有研究的患者,总结的这些年看过的中医的经历,他对于遇到的医生有着怎样的评价?对于针灸又有怎么样的看法和期待?中医界在他眼中又为何变成了一个悲哀的时代呢?

写这篇文章的目的不是要故意黑哪个医生,而是绝对客观公正的评价当下我国主流中西医疗情况,在其中本人会结合简单的医学原理来分析,足以证明不是意气之言。

本人从小体弱,加之有眩晕夜惊的毛病,各大医院查不出来,就只能自己忍着。

高中游泳时耳朵进水,次日感染堵塞外耳道,在当地最好的三甲医院治了半个月,每次都是用无菌盐水冲洗,当时冲完确实不堵了,但第二天还会再堵。无奈换了家二级医院,我还记得那天耳鼻喉当班的是的年轻女医生,上来先用镊子取了耳道内的分泌物,让我拿去化验,后来证明是霉菌感染,上了最好的治疗真菌的药物,治了半个月就彻底好了。

这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庸医是多么可恨。

大二时检查出淋巴瘤,在天津武警医院和天津肿瘤医院胡乱治了半年,没死也没好,最后去北京肿瘤医院化疗了两个月才好。后来听北京肿瘤医院的医生说,天津的治疗方案是已经被淘汰很多年的……

之所以后来开始看中医,是因为化疗期间出了一个小插曲。

一次低烧,家人让我喝一碗姜汤发汗,结果出了大汗后,心悸气喘,全身发麻。西医查了一溜够,也查不出问题。后来听人介绍,找了北京广安门中医院的林洪生,当时听说北京广安门中医院是全国最好的中医院,于是家人花3000大洋找黄牛挂了号,结果就是两年的坚持,换来了我对现代中医的绝望。

两年的中药,不但心悸气喘麻木没好,反而越来越重,后来彻夜失眠,开一次药就上千。每次千辛万苦找她复诊,她还说我焦虑,让我去做心理测试。真不知道她是怎么熬到今天这种地位的。

大学毕业前,实在忍无可忍,无意中在网上看到甘肃李少波的真气运行法,就报了班试试,结果居然把心悸练的好了很多,虽然没完全痊愈,但我下定决心不再找林洪生了。

中药不行,我就改向针灸。找了一个天津河西的刘杰,据说是家传的中医针灸,石学敏是他太爷的学生的学生。在他那里扎了两个月针,效果还是有一点,但是此人飞扬跋扈,不听病人说话,而且治病全是一个套路,大椎旁扎两针,头顶扎几针,屁股扎两针,承山扎两针,都是快进快出。所有病人都这样治。而且他还让病人家属帮他干活,打扫诊所卫生。一天到晚说自己家传医术多么厉害。本来我还抱着希望,在诊所附近租了三个月房子,结果扎到两个月,我就被哄走了,说让我三个月以后再来。后来听病友说他对每个病人都这样,治两个月就哄走,证明不是他治不好。

后来有找董式奇穴的胡光扎了两次针,感觉就是小孩子过家家似的。

要说效果最明显的还是北京草桥的贺氏三通诊所,国医大师贺普仁的长子贺林和孙女贺小婧开的。收费还算公道,医生也很有良心,比较认真,在这里租房扎了一年,心悸失眠麻木大大改善。但是头晕胸闷还没彻底治好,感觉已经到瓶颈了,加上治疗费已经花了很多,就回家了。

后来又以为是骨头的事,找过中医科学院的薛立功,长圆针一次500,效果不理想。又找了刃针田纪均,田大爷看片子的水平还是很了不起,解释的头头是道,不过治了一个月,效果不理想,扎一次300大洋,也放弃了。

再提一个针灸医生吧,天津中医药大学的杨兆钢。之所以找他看病,是无意中在网上看到他老师沈金山的故事,沈老的三尺芒针在解放初的天津是一绝,本以为名师出高徒,结果一见面就觉得不对劲,这个杨大夫衣服领子解开歪着,一手拿个扇子,和旁边的大爷聊的好嗨,怎么看怎么像个痞子。说明了来意,想试试芒针,结果他拿来的最长的针是2寸的……先给我开了500块中成药,扎针手法就别提了,还不如我家门口卫生院的医生。这样的医生在天津中医一附属还是主任,唉

至今看病7年了,西医查不出来,我自认为没见过一个真有本领的中医。平时看了看明清的《名医类案》,发现里面的古人治病思路和现在的中医完全不同。现在的国医大师,拿到明清做对比,只能算普通医生,别说和叶桂凌云那种大神相比,就连民国时的中医也比不了。用某人的话说,我不跟你比实力,我比你年轻,你死了我就能出位,耗也把你耗死。放眼当下的中医界,完全是矬子里面拔高个。

医生就别提了,至今遇到的针灸医生没有一个讲究得气和使用补泻手法的,都是把针扎进肉里就不管了,顶多加个什么电针,挺垃圾的。认识的一个天津中医一附属的医生和我说,他在医院里看到都是用针灸治中风偏瘫,基本不治其他病。一个肌无力的病友也说,在天津中医一附属一个主任给她扎针,一次扎100多针,全身扎的和刺猬似的,完全没效。

看看金元四大家的病案,那时候的中医都是针药并用。针灸和中药只是治疗手段,并非特定的医学方向。明代中医大神喻昌为了纠正时医的不规范,特意制定了古代中医的标准病历“议病式”,治病先搞清楚表里虚实,病在何脏何腑,哪条经络,才能选择用药用针。古人说学医不识经络,开口动手便错。结果现在针灸被石学敏这一批人搞成了只能治神经系统疾病,基本脱离经络理论,完全就是阉割了针灸!

或许吧,确实生老病死人是躲不开的。但是我不甘心,因为遇到的根本就不是真中医,起码我不承认,诊脉不足50动,一边诊脉一边聊天,疗效还这么差,收费还这么贵。如果让京城四大名医的施今墨给我判死刑,我都毫无怨言。

这是个物质极大丰富的时代,这几年看病家人一直都很支持我,不怕花钱,但是这几年下来,我深深体会到,这同样是个悲哀的时代,有钱也找不到好大夫。

注:本文是病友邦病友的真实经历,病友们只是客观陈述事实,表达观点和看法。对中医我们始终坚持的立场就是不吹不黑,用事实说话。希望阅览本文的广大中医人士能够明白我们的初衷和本意,切莫肆意污蔑,恶意中伤。

又试问那些污蔑中伤病友邦各位病友经历的人士:你们可曾亲身遍访中国各地名医?你们可曾对疾病和治病的波折深有体会?你们可曾亲手试着沾一沾泥巴体验过这些病友们的经历?你们对中医界的认识是不是肤浅的?你们自己是不是真的脚踏实地的研究过中医?有是不是真的见证过病友们说过的这些医生?如果没有就请你们弯下腰看清楚路,一步一个脚印走下来,在来说些良心话,而不要凌空虚蹈整天说那些假大空的泛泛之谈!望中医界人士好自为之。

文章为无任何夸张捏造,完全客观陈述事实。再次强调,对中医我们不吹不黑,坚持用事实说话,希望广大中医人士能够直面真相,更要接受现实临床的检验,谦虚谨慎,脚踏实地淬炼医术。

另外请阅览本文的中医人士、中医爱好者能够明辨是非,理清逻辑,中医是一门医术而不是某几个人,更不是某些营销大师能够代表,这个概念希望中医人士搞清楚。

我们只陈述客观事实,如果其中涉及到批评了某些中医人士,那也是希望督促其知错能改善莫大焉!更为警醒中医界人士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绝无任何人身攻击之意。对中医这门医术更无任何否定之意。相信认真看了本公众号文章的正义良知人士皆能理解明白,断不会将众多病友们的真实经历血泪陈述,污蔑为捏造诽谤造谣甚至冠以黑中医黑中国文化的罪恶标签,然后不分青红皂白恶意曲解打压,这其中恰恰有些不称职的所谓“中医”操纵此番舆论企图对自己的行为文过饰非。病友们的昭昭明月之心苍天可鉴!

还望阅览本文的中医人士能够多多反躬自省,踏实做人,且不可做附庸风雅、沽名钓誉、营销炒作、搜奇捡怪、故弄玄虚、自我夸耀、自我吹嘘之辈。中医之希望就在脚下,耐得住寂寞,经得起临床,守得住德行才是它花开灿烂之时,望真有志于中医的人士能够明白本公众号一番苦心,切莫做了某些人士攻击他人的工具和炮灰。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论坛吧

文章为原创,首发于公众号互爱互助病友邦,关注bingyoubang,了解更多中医界真实内幕返回今日关注,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关注实时新闻

  • 今日关注合作伙伴

  • 官方微信
    今日关注官方微信

    今日关注新浪微博
    文章投稿
    yxad@qq.com
    邮件订阅
    第一时间获取《今日关注》最新新闻数据、研究成果、产业报告、活动峰会等信息。
关于我们| 加入我们| 服务声明| 联系我们| 广告赞助|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2 - 2019 今日关注 News.Yxad.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4016797号